明察秋毫、时刻洞悉、实事求是

全方位的分析研究,提炼出品牌特质,为品牌未来的营销提供有效的方向指引。

扎克伯格的至暗时刻,强大的FB突然就到生死关头

2018年03月21日

  扎克伯格正面临自 Facebook 创办以来的最大危机。
 
  一场涉及 5000 万名以上用户个人信息数据泄漏的事件,背后还牵扯到更为吊诡的政治密谋,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、英国“退欧“事件,或许都因这些大量数据的泄漏而改变了最终的发展轨迹。
 
  事件的发酵绝非偶然,作为一家坐拥 20 亿用户的社交平台,Facebook 正如扎克伯格在今年年初所描述的那样,站在了“十字路口“上。
 
  此次事件的发生,将促使 Facebook 尽快弥补处理用户数据方面所出现的明显漏洞,而弥补这些漏洞,却将不可避免地动摇 Facebook 目前整个模式的根基:获取用户数据,分析并精准投放,并将这些数据开放给第三方。
 
  一位长期专注于社交及游戏行业的风投合伙人对《深网》表示,“Facebook 营造的第三方生态是其下一步发展的重要基础,但其中如何保护好用户隐私数据却是一道难题。”
 
  负面新闻正如潮水一般涌来,在现实面前,扎克伯格关于帮助建立连接,创造更美好世界的构想,正在遭遇无情的挑战,这是这位全球最大社交平台创始人的至暗时刻。
 
  围绕用户数据泄漏引发的一场信任危机
 
 
 
  这场危机涉及到 Facebook 上多达 5000 万名用户的私人数据,根据《纽约时报》上周末的一则调查报道称,由于这 5000 万名用户的数据遭到泄漏,直接影响了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以及英国“退欧”的进展。
 
  而获取这些数据并达到上述目的的,是一家名为 Cambridge Analytica 的公司,这家公司专门从事与政治事件相关的数据挖掘,通过对社交网络上用户数据进行“画像”,并对其精准投放政治广告,最终达到影响其选票的目的。
 
  在这一过程中,Facebook 由于涉嫌没能保护好用户数据隐私而饱受批评,但应对外界批评和质疑时,Facebook 方面却选择了去争辩这到底是 Facebook 自身的失误还是 Cambridge Analytica 这家公司居心叵测,而回避了自身存在用户数据保护存在漏洞等问题。
 
  在事件不断发酵期间,Facebook 内部也就这一问题的应对产生了分歧,Facebook 首席安全官 Alex Stamos 认为,公司应该就用户数据隐私保护方面的事宜对外更加透明,但 Facebook 其他高管显然不认同这么做,这直接导致 Alex Stamos 宣布离开公司。
 
  在事件发酵后,Facebook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选择了沉默,至今没有对该事件做出任何回应。
 
  周一晚间,美国参议院商务、科学和交通委员会的三名共和党参议员,已经向扎克伯格发送了一封信函,要求他最晚在 3 月 29 日下午 5 点以前,就可能涉及到的用户数据隐私遭泄露等相关问题做出书面答复。
 
  事件爆发后,Facebook 及扎克伯格本人均遭遇到严重的信任危机,负面消息铺天盖地。The Spectator Index 在官方推特账号上开展了一项调查,询问用户是否会信赖 Facebook 这样的涉及到用户隐私数据的平台,目前参与调查的 12000 多个投票中,超过 93% 的用户选择了“不信任”,只有不到7% 的用户选择了信任。
 
 
 
(TheSpectator Index 发起的一份投票,高达 93% 的参与者不信任 Facebook)
 
  科技行业投资人 Jason Calacanis 指出,扎克伯格在处理此次危机事件时的表现“非常糟糕”,公司的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应该接任 CEO 一职。
 
 
 
(有投资者认为桑德伯格比扎克伯格更能胜任 Facebook 的 CEO 一职)
 
  《纽约时报》评论文章标题称:“现在是否是 Facebook 需要成人监管的时刻了?”
 
 
 
(《纽约时报》发表评论文章,直指 Facebook 是否需要更好的管理者)
 
 
 
(CNN 文章称用户数据是 Facebook 的货币,每天被不断地交易)
 
  CambridgeAnalytica:他们想掀起一场文化战争
 
 
 
  作为此次事件中的核心焦点,Cambridge Analytica 公司因为前创始员工的爆料而浮出水面。这家公司隶属于 Strategic Communications Laboratories Group,专门从事与政治事件相关的大数据挖掘工作。
 
  这家公司在 2014 年获得了川普的支持者、对冲基金行业大佬 Robert Mercer 的 1500 万美元投资,并以能够准确描绘美国投票民众的特征并影响他们的行为作为卖点,吸引了 Stephen Bannon 作为其政治顾问并坐镇其董事会,后者后来成为美国总统川普的白宫首席政策顾问。
 
  为了实现对外做出的承诺,这家公司急需获得数据,而一位名叫 Aleksandr Kogan 的剑桥教授,成为了 Cambridge Analytica 公司的数据来源。
 
  据初步调查结果显示,Aleksandr Kogan 在几年前向 Facebook 申请获取其用户数据进行相关的研究工作,他随后获得了大约 27 万名 Facebook 用户同意个人信息用于其研究的请求,这些用户对于自己的个人信息数据被用于研究是知情的,然而,他并没有获得这些用户的社交关系上的其他 Facebook 用户的同意,总共涉及的人群达到 5000 万以上。Cambridge Analytica 公司向其购买了这些数据。
 
  在周一英国一家电视台公布的一份秘密拍摄的录像片段显示,Cambridge Analytica 公司首席执行官 Alexander Nix 在私下场合鼓吹公司如何运用间谍、数据挖掘技术以及虚假新闻来影响投票结果。
 
  作为最先的爆料人,Cambridge Analytica 的早期创始人之一 Christopher Wylie 在接受采访时说,“我们在 Facebook 上获得上百万用户的特征,建立模型来获取我们所了解到的这个人的一切,并且发掘出他们内心的魔鬼,这是整个公司建立的基础。”
 
  “规则不适用于那些人(指公司的高层),对于他们,这是战争,他们想在美国引起一场文化的战争。Cambridge Analytica 将成为这场文化战争中的武器库。”
 
  政治广告在社交平台上大行其道
 
  作为此次数据泄漏的源头,Facebook 目前因为保护用户个人隐私数据不力饱受指责,事件发生后,Facebook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至今保持沉默应对,更是激起了更多的声讨。
 
  这场事件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,背后是美国政治生态环境的改变。根据广告数据追踪公司 Borrell Associates 的数据显示,2014 年美国中期选举时,数字广告仅占政治选举广告投入的不到1%,到了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,这一比例已经上升到 22%,总额高达 19 亿美元。
 
  越来越多的选民使用社交网络,使得试图影响选票的政客们,开始在社交平台上大做文章,无疑,Facebook、Twitter 等平台,成为了重点投放对象。
 
  最初,投放在社交平台上的政治广告,被视为是一种良性的趋势,政治候选人将以更低的成本,触达更广泛的人群,并且有能力影响更具影响力的选票,然而,事情却在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,一些背后由特殊利益集团支持的公司应运而生,他们利用大数据工具,正在操纵整个政治风向。
 
  在平台上,广告精准投放已经能够做到如此炉火纯青的地步,一种极端情况是,任何一个候选人甚至可以向一部分群体承诺某件事情,同时向另一部分群体承诺完全相反的另一件事情。由于这些精准投放的政治广告,并不公开发布,因而这样的两边迎合的把戏,或许永远都不会被揭穿。
 
  Facebook 或面临史上最大危机
 
  对于 Facebook 来说,事件几乎发生在最坏的时刻,对于扎克伯格来说,他可能正在面临 Facebook 创办 14 年以来最大的一场危机。
 
  “Facebook 正站在十字路口。”今年初,扎克伯格这样描述这家公司的现状,在坐拥 20 亿月活用户,稳居全球第一大社交公司宝座后,这家社交巨头,正在不可避免地进入下一个发展阶段。
 
  2017 年最后一个季度的财报显示,Facebook 在美国和加拿大的日活跃用户数已经出现首次环比下降,除此以外,用户在 Facebook 上停留的时间也显著减少。财报显示,用户平均每天在 Facebook 上停留的时间减少了 5000 万个小时。
 
  过去依靠用户增长推动业绩的红利,Facebook 已经无法继续享受,这家公司需要提高广告质量,更精准地投放来获得增长,此外,Facebook 还寄希望于已经建立的平台生态效应,通过第三方业务的发展来获得更多的收入。
 
  然而,此次数据泄漏事件的发生,或许正在动摇 Facebook 整套逻辑的根基。简单来说,Facebook 的模式是从用户处获得数据并对其进行特征分析,通过模型来向用户精准投放广告,然后允许第三方使用这些数据来支持他们的业务,Facebook 也从中获取一部分利益。
 
  但在这些环节中,如果用户数据不脱离 Facebook 的自身体系,或许管理起来相对容易,但一旦涉及到第三方,用户数据便很容易遭到泄露,此次事件,正是因为 Facebook 将用户数据交由第三方,最终酿成难以收拾的后果。
 
  刚刚离任的 Facebook 首席安全官 Alex Stamos 此前曾发布推文称,“大型科技公司有许多大的问题没有被解决,总体上,我们对于我们所建立的平台以及对世界带来的影响过于乐观了。”
 
  扎克伯格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,Facebook 的目标是连接人与人,让这个世界变的更好,在近期,他又不断强调社区的重要性,提倡在平台上营造积极、健康的社区环境。
 
  然而,这些美好的愿望正在不断被现实所挑战,此前,Facebook 已经饱受平台上存在大量虚假广告、假新闻等诟病,为此 Facebook 甚至专门组建了上千人的团队对信息进行人工筛选,但收效甚微。
 
  扎克伯格关于帮助建立人与人之间的连接,创造更美好世界的构想,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,对一家平台来说,用户信任度的缺失基本上对其有着致命的打击,而现在 Facebook 正面临这样的危机。
 
来自: 腾讯科技
 

服务热线

微信客服